福音 派。 別被「靈恩派」、「福音派」混淆了,上帝要的是這一派!

派 福音

🤲 2020年,她病逝於新冠肺炎。 ではKFSが1967年に分裂した。 然而川普執政三年多以來,不少私人醜聞輪番爆出,從外遇到逃稅疑雲等等,都一再打擊福音派追隨者的信心。

幾乎可以說,川普已經成為他們的救世主。
派 福音

🤑 另外,福音派的内部对普世教会合一运动的意见依然存在分歧,但福音派教会仍有相当的参与。 因此,第一個該澄清的就是,媒體心目中的「福音派」到底是什麼? 皮優(以及其他主要媒體)的調查,是根據受詢者對「你是福音派,或已經重生了嗎?」這個簡單問題的回答。 也有學者認為屬於福音主義的濫觴。

13
メインライン(主流派)のプロテスタント教会のうちで保守的かつ伝統的な立場に立つ教会、教団、教派を指すこともあるが、その場合の含意は話者や文脈により微妙である。
派 福音

😔 然而,我們仍然可以用謹慎、有愛心和謙卑的態度來閱讀它們。 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4。

13
因此,首先我們必須先來探討這兩個問題,第一個,新約聖經哪裡提到過「靈恩」?第二個,教會史上有「靈恩」嗎?事實上,新約聖經中並沒有Charismatic(靈恩)這個字,而只有Charismata這個字,這個希臘字是指聖靈的恩賜和超自然能力。
派 福音

💕 牧會區域在美國馬里蘭州,是典型以信仰力量影響政治的領袖。 正如這幾本書所指出的,基督教民族主義者的數量正在減少,文化影響力也在消退。

這回應現代人在多元社會中價值多元所產生的亂序,為現代信徒提供價值基礎;亦因其多元詮釋亦不至落於保守而不為現代人所接受。 但2016年標誌著一個轉折點。
派 福音

👍 這為一個新的新聞界和學術界的關注點創造了條件:揭開白人福音派為何如此狂熱地湧向特朗普,支持他。 史學家馬斯登(George Marsden)曾經半打趣地說,50-60年代,「福音派」就是「喜歡葛培理牧師的人」。

19
さらに後の教界は(リベラル派)と福音派(派)に二分されている。 「我認為這是場善惡之戰,因為其他候選人支持墮胎等立場,是我們所不能同意的。
派 福音

👊 現在、聖公会内福音派の代表的な神学者はである。

15
代表的神学者は、J. 香港,天道書樓有限公司,2004。 楊牧谷,《狂飆後的微聲-—靈恩與事奉》。
派 福音

☯ 加州美南浸信會 California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CSBC 的總部在 Fresno 市,教會暫時未有對CSBC有經濟上的支持 加州是一個地域其廣的州,我們教會則屬於 Central Coast Baptist Association,其覆蓋範圍南由 King City 起,北達 Sacramento,CCBA 的辦公室則位於 San Jose 飛機場旁。 而且隨著部分教徒轉向民主黨,剩下的福音派族群可能變得更為狂熱,更堅信支持川普才是上帝的旨意。

2
現在、世界的に福音派の信仰として広く認められているのはである。
派 福音

✌ 他租用體育館、公園或街道等大型場地、精心籌組高達數千人的福音合唱團、為佈道大會設定專屬主題曲(Just As I Am;該詩歌如今已和他的名字劃上等號)、挑選參加者上台分享、問答,並與他們一起禱告、邀請參加者一同許下對於基督信仰的承諾,為佈道大會感性結尾;葛理翰還以中世紀「十字軍東征」之名,替自己充滿個人特色的佈道大會取了個專有名稱——Crusade。 但是另一方面,我深知中心信仰對於一個人的重要性,它可以幫助人們有所不為。

本港「福音派」教會,現今面對危機是年輕一代教牧與信徒,對傳統與建制有強烈不滿,這反映於三方面:使命失效、文化失連與身分失迷。 如果我們想讓懷疑論者相信我們可以在遵守民主的規則的同時,在公共廣場堅守基督教真理的宣稱,那麼我們就必須從傾聽開始。